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嘉明走瞭,去巴基斯坦打工,簽瞭三年合約。從機場回來的路上,意欣的眼淚一直在不停地流,憋瞭幾天的委屈像決瞭堤的河水傾湧而出

人生是一個選擇的過程,人生最重要的選擇,就是選擇和誰在一起。現在還有影陪小姐嗎?
嘉明走瞭,去巴基斯坦打工,簽瞭三年合約。從機場回來的路上,意欣的眼淚一直在不停地流,憋瞭幾天的委屈像決瞭堤的河水傾湧而出,怎麼也止不住。送走老公,她的心一下子空瞭,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以後的日子。

  傢裡空蕩蕩的,清冷的很,無邊的寂寞充溢著每一個空氣細胞,嶄新的傢具按部就班地呆在原地,屋裡安靜的可怕。徹骨的感傷擊碎瞭意欣的脆弱,她緊緊抱著結婚影集,倦縮在被窩裡瑟瑟發抖。此時此刻,她突然好後悔放手讓老公離開,因為二人世界少瞭心愛的人,傢的溫馨蕩然無存,自己就像一艘被拋棄的孤船在茫茫大海中飄泊,沒有人看見她的憂傷和恐懼,這種滋味真是令人難以承受。

  叮咚!叮咚!這麼晚瞭,會是誰呢?意欣胡亂擦拭瞭眼睛,用手簡單理瞭理頭發,疑惑著打開房門。“嫂子,您傢裡有蒜嗎?”是對門剛搬過來的小夥子徐軍。“哦,有!”意欣一邊答應著,一邊走進廚房,找出兩頭蒜遞給他。

  “嫂子,吃飯瞭嗎?”徐軍接過蒜,隨口問瞭一句。“還沒呢,一個人懶的做。”意欣淡然回答。“大哥沒在傢?”“他出差瞭。”“哦,那這樣吧嫂子,我傢今天燉瞭排骨,等燉好瞭我給你送一碗來!”徐軍熱情地說。

  “哎,別!我胃口不舒服,今天晚上不想吃飯。真的不用!”意欣連連擺手阻止。“嫂子,客氣啥。人都說,‘遠親不如近鄰,近鄰不如對門,’平時互相照顧也是應該的嘛。”小夥子幾句憨厚的大實話說的意欣心裡熱乎乎的,聞著樓道裡濃濃的香氣,她還真覺著有點餓瞭。

  徐軍做飯的手藝不錯,排骨燉的很入味,意欣好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瞭。為瞭表示感激,還碗的時候,她特意洗瞭幾個蘋果帶過去。“嫂子,您這是幹嘛?”他嗔怪地說。

  意欣嫣然一笑,說:“禮尚往來嘛。”她四周環顧,整潔的傢裡不見女主人的身影,便好奇地問:“你愛人呢?”“跟團演出去瞭。”徐軍一邊回答,一邊把意欣請到沙發上坐下。“真看不出來,媳婦不在傢,你一個大男人能把傢裡收拾的這麼利落。”她由衷地誇贊。

  “沒辦法。老婆是個演員,整天全國各地亂跑,一年到頭難得閑下來,我隻好一個人在傢裡唱獨角戲。”觸及傷痛,他的聲音有些黯然。意欣望著這個男人,恍然有一種同命相憐的感覺。

  “嘉明,你在那邊還好嗎?工作累不累?有沒有和我一樣的想念?你知道嗎,我現在很怕天黑,很害怕回到傢裡的孤單感覺,因為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。我不知道現在你在哪裡,想你的時候都聯系不上。自從你走後,我幾乎沒睡過一個整覺,常常蒙著被子睜眼熬到天亮。”“老公,今天是你走後的第10天,也是我們結婚整整100天的日子。你為什麼還沒打電話給我?這麼長的時間,你也應該到瞭吧。你知道我在傢裡想你嗎?昨天晚上我夢到你瞭,夢見你開著吊車在空中沖著我笑,我好不容易才爬上去,可沒等到抓住你的手就突然墜落瞭!從惡夢中驚醒,陪伴我的隻有冰冷的淚和漆黑的夜。親愛的老公,你在哪裡啊?你過的好嗎?”

b7f   “老公,以前我從來不知道每一天的日子是這麼漫長,從來不知道思念一個人會如此神傷。我真想如歌中唱的那樣,你是風兒我是沙,兩個人纏纏綿綿到天涯。我好恨你給我種下瞭情盎,讓我深陷在情海不能自拔……”

  癡情的意欣不停地在紙上寫下對老公的思念和牽掛,每天的日記成瞭唯一的情感寄托,她習慣瞭這樣和老公交流,也習慣瞭和他在夢中一次次相見。三年,眨眨眼不過一千多天,熬過瞭這段日子,嘉明就會帶著三十多萬回來瞭,我們就可以買一幢大房子,再也不用過貧窮的日子瞭!意欣無數次地編織著關於未來一個又一個幸福美滿的童話。

  嘉明走後的第三十三天,意欣終於收到瞭老公的來信。他在信中深情地寫道:“親愛的老婆,我已順利到達,當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地給你寫信。我們工作的地方條件十分艱苦,不能上網,打越洋電話又太貴。人常說真心相愛的人是有感應的,你想我的時候,就喊我的名字吧,我會感覺到的…”

  捧著信,意欣淚如雨下,她惱恨地罵嘉明傻,電話費再貴能比得過親情嗎,自己日思夜盼著夫妻二人能說說悄悄話,他怎麼就不明白呢。又到瞭下班時間,意欣備感失落,在路上磨磨蹭蹭,她不願意回傢孤伶伶地伴著電視機熬時間,便走進小區附近的餐館,隨意點瞭一份炒飯。望著周圍相依相偎的一對對情侶,她在心裡狂喊著老公的名字,臉上不自覺地流下一串串飽含酸楚的淚水。

  “哎,嫂子,你怎麼瞭?”旁邊傳來一個親切的聲音,是徐軍!“啊……沒,沒什麼!”意欣慌亂掩飾。徐軍將自己的飯端過來,坐在她的對面。“想大哥瞭吧?”他問。意欣不好意思地點點頭。

  “你愛人回來瞭嗎?”她輕聲問。“還沒呢。昨天打電話說又去西藏獻愛心瞭,誰知道哪天才能轉回傢。”徐軍的語氣有些不快。“一個人過日子挺不容易的。”“你不也一樣嗎?”她和他相視而笑,那天,兩個人聊到很晚。人原來是會慢慢適應某種生活的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意欣的情緒漸漸平息,對嘉明的惦記不再那麼強烈瞭,她努力將自己的生活調整好,寫給老公的每一封信裡都是報喜不報憂。她不想讓老公牽掛,因為嘉明臨走前曾經再三叮囑過:“老婆,我不在傢的時候,你照顧好自己就是疼我瞭。”

  一天深夜,意欣被刺耳的救護車和嘭嘭的砸門聲驚醒,她慌忙披衣下床,透過貓眼往外瞅,見兩名醫護人士抬著一個人從對門徐軍傢裡出來。“徐軍,你怎麼瞭?”意欣打開門,急切地問。

b5b   “初步判斷是急性闌尾炎,需要馬上手術!”醫生頭也不抬地回答。徐軍的愛人還沒回來。意欣顧不上多想,匆匆穿好衣服,抄起皮包緊跟其後追瞭出去。急救車上,徐軍疼的捂著肚子直打滾,黃豆大的汗珠層出不窮,浸濕瞭守護在旁邊的意欣的兩隻衣袖。手術進行瞭整整五個小時,等醫生走出手術室,天已經亮瞭。

  “你是病人傢屬?”醫生問。“算是吧。”意欣點點頭。“他已經沒事瞭,你先把住院押金交上,3000元。”醫生接著說。“好!”意欣迅速跑到外面的銀行,從提款機裡取出錢,以最快的速度辦好瞭住院手續。

  “嫂子,謝謝!今天多虧你瞭!”徐軍百感交集,不知說什麼才好。意欣笑著說:“別說這些客氣話,鄰裡之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。”徐軍的父母早逝,在本地沒有其他的親人。在他住院的日子裡,意欣每天在傢裡熬好小米粥送到醫院,她不自覺地把他當成瞭親弟弟來疼。

  很快,徐軍康復出院瞭。為瞭表示感謝,還錢時,他特別逛商場精挑細選,給意欣買瞭一件漂亮的羊絨大衣。意欣留下錢,但說什麼也不收衣服。

  他堅持要送,她堅持不收。拉扯時,兩人的手碰觸到一起,驀然一股電流瞬間從手臂穿過,意欣的臉騰地紅瞭。徐軍心怦怦亂跳,他趕緊扔下衣服就朝外面走。

  “哎,你等會兒!”意欣抱著衣服追過來。徐軍愣怔瞭一會兒,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猛然轉過身將意欣摟在懷裡,饑渴的唇落到她的臉上、耳朵上、唇上,瘋狂地掠奪她舌裡的甜美。

  驚恐的意欣使勁掙紮著、抵抗著,但,他溫柔的攻式一點一點地侵蝕著她的意志。衣服滑落瞭,兩具火熱的軀體貼在一起,她徹底投降瞭……“欣,我愛你。”激情過後,徐軍貼在她的耳邊情意綿綿。無聲無息的淚順著意欣的眼角滑落,渾身癱軟的她說不出是什麼感覺。“嘉明,對不起,對不起,對不起…”意欣推開徐軍,跪在床頭的婚紗照前泣不成聲。“欣,求你,不要這樣折磨自己。”徐軍抱起她。

  “我們都不是聖人,我們都需要愛,這並沒有錯。”他勸她。“可這是背叛!是不道德的!”後悔莫及的意欣恨不得一頭撞死在墻上。背叛瞭老公,背叛瞭自己的愛情,她無法原諒自己犯下的錯誤。

1cf4   “欣,別太自責瞭。你我都是孤獨的人,心中的苦隻有我們自己才明白。你不知道,那天在餐館裡看到你哭,我有多心疼,真想把你摟在懷裡,但我一直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情感。經過這次手術,我才深深地體會到有親人在身邊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。欣,咱倆做臨時夫妻好不好?誰也不破壞對方的傢庭。”他提議。

  “不!絕對不可以!”她悲慟地埋在他的胸前哭著說:“徐軍,我們不能一錯再錯!”“欣,相愛沒有錯!我需要你,你也需要我,對不對?”他愛憐地撫摸著她的長發,繼續說:“別擔心,這件事除瞭咱們倆,誰也不會知道的。”

  在徐軍甜言蜜語的古惑下,意欣迷失瞭,她答應瞭他的請求。徐軍是一個很好的情人,很懂得把握女人的心理,每一個細節都做得非常到位。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意欣體會到瞭從來未有過的激情和滿足感。她變瞭,從最初的負罪感變得樂意享受這荒唐的戀情。他和她如膠似漆,儼然過起瞭地下夫妻的幸福生活。

  很長的一段時間,他和她都忘記瞭自己的身份,直到有一天,徐軍的愛人結束巡演回傢瞭,意欣才羞愧地發覺自己已經走的太遠。怎麼會這樣?我怎麼可以這樣?痛苦的意欣無法解脫,整夜整夜地呆在客廳裡吸煙。隔壁的一點點動靜都會牽扯到她的神經,好疼。

  星期天,趁妻子逛街的空隙,徐軍偷偷溜過來,他吻著意欣,一遍遍地肯求:“親愛的,再忍一忍,等她走瞭就好瞭。答應我,別折磨自己好嗎?”

  意欣狂亂將徐軍推出門外,堅決地說:“不!你走,馬上走!我們不要再繼續下去瞭!” 她再也不想過這種見不得人的陰暗生活瞭,而且再過兩個月,嘉明就回來瞭,也該是斬斷孽情的時候瞭。為瞭躲避徐軍,意欣向公司請瞭年休假,出門旅遊去瞭。半個月後,意欣剛回到傢,正要關門,門被人在外面拉住。憔悴的徐軍走進來,深情地擁她入懷,哽咽著說:“欣,你去瞭哪裡?為什麼不理我瞭?”

  她狠心推開他,死死地鎖住房門,任憑他在外面拼命地按門鈴。“欣,不要拒絕我的愛!”“我受不瞭沒有你的日子!開門吧!”徐軍的短信輪番轟炸,攪的意欣頭昏腦漲。她無奈撥通瞭他的電話,哀哀地肯求:“放瞭我,讓我們就這樣結束好不好?”

  “不好!”他嘶啞著聲音回答: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罷。經過這些日子的朝夕相處,我已經深深地陷瞭進去。欣,我想離婚,然後娶你為妻。”“那是不可能的,你死瞭這份心吧!我愛我的丈夫,我永遠都不會嫁給你!”她掛斷瞭電話。

  嘉明終於回來瞭,他緊緊摟著意欣不撒手,內疚地說:“老婆,你瘦瞭好多。以後我一定加倍補償你!”意欣趴在老公的懷裡不停地哭,她難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。

  心有不甘的徐軍每天晚上不停地給意欣發送火辣辣的短信,嚇得她回到傢就把手機關上。然而,徐軍仍然步步緊逼,經常找借口來竄門,和嘉明聊的熱火朝天。忐忑不安的意欣坐在一旁,壓抑的幾乎窒息。

  一個月下來,每天在夾縫中周旋,意欣的精神快要崩潰瞭,她受不瞭這種折磨,可又沒臉對老公訴說。她想到瞭死,或許,那是最好的解脫辦法,也是最好的贖罪方式。趁老公不在傢,在那本記滿思念的日記本最後,意欣顫抖著述說瞭事情的經過,落款是一個跪倒在地的小人。她喝下瞭整瓶安眠藥,安詳地躺在床上,靜靜地等待死亡。

  三天後,意欣從昏睡中醒來,眼前是醒目的白。天哪!怎麼又回來瞭!她抬起手想拔掉輸液管,卻被守候在一旁的嘉明死死握住。“傻丫頭,我都知道瞭。那件事你怎麼不早對我說呢?感情是不能勉強的,如果你不想和我繼續過下去,我會放你走。你怎麼可以拿生命當兒戲呢?”

  “嘉明,我從來都沒想過要離開你。可我……”她說不下去瞭。

  “欣兒,這件事我也有責任,我不該新婚後一下子離開這麼久,我能理解你,也相信你隻是一時情迷。現在,我隻想告訴你,不管過去發生過什麼,你依然是我的好老婆,也是我這輩子最心愛的女人。然而,我們也許可以同時愛兩個人,又被兩個人所愛。遺憾的是,我們隻能跟其中一個廝守到老。徐軍和我,不論你選擇誰,我都尊重你的選擇。”說完,嘉明揮手讓蹲在走廊裡的徐軍進來,自己躲瞭出去。

  病床上的意欣臉色慘白,神情淒然。徐軍走過去,暗啞著說:“你有一個好老公,他讓我自愧弗如。欣,我愛你……為瞭你的幸福,我願意放棄一切——包括你。”

  望著他大踏步的離開,她再一次淚落如雨。
便服他們在該獨立的時候獨立,該求助的時候求助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